当前位置: 外文局 > 媒体关注
【中国资讯出版报】贯彻落实六中全会精神 加快推进对外出版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方法增强国际话语权
发布时间:2011-12-08    来源:中国资讯出版网
[字体:]

时间: 2011-12-08

核心提要

中国与西方同处一个地球,中国要想和平发展、顺利发展,就离不开与西方世界打交道,向世界特别是西方说明中国。

当今的中国正处在并将长期处在需要大力加强对外传播交流,加强对外出版发行的重要时期。

如何向世界先容中国、说明中国,成为当下我国对外出版发行工编辑的重要职责。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多渠道多形式多层次对外学问交流,广泛参与世界文明对话,促进学问相互借鉴,增强中华学问在世界上的感召力和影响力,共同维护学问多样性。”《决定》同时指出,要“创新对外宣传方式方法,增强国际话语权,妥善回应外部关切,增进国际社会对我国基本国情、价值观念、发展道路、内外政策的了解和认识,展现我国文明、民主、开放、进步的形象。”这是党中央从我国现代化发展的战略高度,对学问发展与学问交流作出的重大部署。作为对外出版战线的工编辑,大家要深刻领会,认真贯彻,以高度的学问责任和坚定的学问自信,切实提高对外出版的自觉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

重视对外出版发行事业是大家党的优良传统

对外出版发行是对外传播与学问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与西方同处一个地球,中国要想和平发展、顺利发展,就离不开与西方世界打交道,向世界特别是西方说明中国。随着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和科学技术的加速发展,世界的发展越来越离不开中国,中国的发展也越来越离不开世界。世界需要更多地了解中国的国情、价值观念、内外政策等,中国也需要更多地让世界特别是西方民众了解中国的发展道路。这是一个双向的需求。

改革开放加速了中国的成长,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业绩。国家更加重视对外宣传工作,建立健全了相应组织机构,强化了管理力量,加大了“走出去”工作力度,为向世界说明中国作出了积极努力,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伴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世界特别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认知也在发生着复杂的变化,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中国崩溃论、中国救世论……各种奇谈怪论层出不穷。在这种复杂的国际背景下,如何向世界先容中国、说明中国,成为当下我国对外出版发行工编辑的重要职责。可以说,越是在这种认知复杂的时候,越需要加大对外出版发行工作力度,越需要创造西方读者愿意接受的传播方式,发出正确的声音。因此,当今的中国正处在并将长期处在需要大力加强对外传播交流,加强对外出版发行的重要时期。

近年来,我国加大了主要资讯媒体的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投入巨资在海外建站设点,加大电视节目落地工作等,这对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能力无疑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六中全会《决定》中又进一步明确了实施学问“走出去”工程,培育一批外向型学问企业和中介机构,完善译制、推介、咨询等方面扶持机制,开拓国际学问市场,积极开展中外人文交流等。这些都为我国对外出版发行事业发展创造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大家要积极行动起来,以更加自觉的责任感、更加紧迫的使命感,认真贯彻落实六中全会精神,抓住学问改革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加大改革创新的步伐,加快创新发展。

建设学问强国必须大力发展对外出版发行工作

出版物是学问的重要载体,是学问传播与传承必不可少的重要工具。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了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问发展道路,建设社会主义学问强国的奋斗目标,这是大家学问战线的头等大事。建设学问强国的过程也就更加需要大家加强和改进包括对外出版发行在内的对外学问传播与学问交流,更加有针对性地加强说明、说明工作,加强对外出版发行的系统性、规划性和有效性,这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长期工作。

首先,加快发展对外出版发行工作是建设学问强国的题中之义。目前,我国对外出版发行规模小、数量少、影响弱、布局不合理,形不成气候,中国出版物在国外主要国家市场的比重更是小得可怜。据调查,中国出版物仅占美国图书市场的3%左右。大家要发展资讯出版产业,建设资讯出版强国,提高学问软实力,进而推进学问强国建设,没有对外出版发行的做大做强,形成强大的竞争力,这个目标就无法全面实现。

其次,加快发展对外出版发行工作是为建设学问强国营造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的需要。学问强国目标宏大,任重道远,需要良好的国际舆论支撑与配合。而向世界说明中国,努力营造有利于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国际舆论环境,提高中国学问的国际影响力,是对外出版发行工作的重大任务和神圣使命。在这方面要重点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要加强学问话语体系的说明与说明。中国特色的学问道路与学问方向,是西方读者不太容易理解、不太能够接受的,这是客观的事实。这就要求大家出版工编辑以高度的学问自觉与强烈的学问责任,加强大家学问话语体系的翻译、说明、说明工作,要用西方读者起码是西方学问人士愿意理解的方式进行理性的说明,以增强西方学问界对中国学问发展的认知与了解,争取由了解而理解。二是要加强学问多样性与共性的说明与说明。大家要通过多种形式、不同样式、广泛渠道,加强对中国学问发展道路历史必然性与合理的逻辑性的说明,充分说明中国学问道路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自然延续与逻辑延展,是世界学问多样性的必然要求。还要加强学问发展共性的说明与说明,求同存异,共同发展。西方学问也好,东方学问也罢,学问形态各异、学问表现形式不尽相同,各自学问都以各自人民为服务对象,以传承各自学问为使命,相互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大家一起努力共同促进世界学问的多样发展。三是要加强对外出版物的发行工作。发行是出版物到达受众、实现影响力与传播力的重要环节。国家应该从战略层面上加强对外发行的规划部署研究,加强国家级对外发行体系建设,为对外出版物传播构造良好的传输渠道。在数字出版大力发展的新形势下,更要密切关注电子销售发行平台建设,加快出版物的传输速度、覆盖范围和到达深度,以提高对外出版传播的有效性。

最后,加快发展对外出版发行工作也是建设宏大的学问人才队伍的迫切需要。培养和锻炼一支具有国际视野,能在国际学问领域开拓创新的高素质的学问人才队伍是提高中国学问软实力,建设学问强国的重要目标之一。我国学问发展已经越来越需要加强与国外的学问联系与交流,越来越需要建设一支在国际学问交流与传播领域具有影响力的出版发行学问工编辑队伍,形成一支中国出版发行海外军团。通过加快发展对外出版发行工作,在与国外出版发行同行的交流交融交锋中,锻炼队伍、增长见识,取长补短、提高本领,创立品牌、凝聚关注,扩大影响、增强实力。

加强对外出版发行需要正确把握的几个关键问题

首先,要正确处理好对外出版发行事业与产业的关系。对外出版发行首先具有事业属性,是国家对外学问交流与对外学问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国家舆论场的建设,关系到国家形象的塑造,关系到学问的交流与发展。因此,要进一步明确划定其事权范围,明确其相应事业性质。国家要从战略层面上加强顶层制度设计,从学问发展规划上明确其发展重点与发展方向,从财政政策上进一步明确支撑范围与支撑强度,使从事这一块事业的人员能够一心一意做事业,聚精会神谋发展,使党的出版发行事业得以更加健康地发展壮大。同时,对外出版发行又具有相应的产业特性,要认真贯彻六中全会提出的推进中华学问“走出去”的相关任务要求,按照产业发展的模式、途径与方法,采用市场化运作手段,积极制定对外出版发行产业发展规划,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谋划对外出版发行产业政策与扶持政策,鼓励国内出版发行单位和企业,特别是从事对外出版发行的单位和企业积极“走出去”,鼓励并吸引国内外各种资本参与发行渠道建设,努力培育我国对外出版发行市场主体和集团军,做大做强中国对外出版发行产业。

其次,要正确处理好出版与发行的关系。做好对外出版,向世界说明中国,最重要的当然是内容建设。内容建设的重点是要提高对外出版的针对性、及时性、有效性。要从与世界进行良好沟通的角度出发,从满足国外读者对中国认知的角度出发,认真进行出版选题认证、策划。什么样的出版物塑造什么样的认知,什么样的作品塑造什么样的读者,因此,以什么样的出版物奉献给国外读者,对于影响读者、影响舆论至关重要。大家要从国家形象塑造的高度出发,加强对外出版内容工程建设,鼓励出版社多出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精品力作,以优秀的精品出版物影响国外读者,传播中华学问价值与理念。这当中,特别要重视对外出版物的资讯性,也就是要即时回应国外读者对中国相关问题的关切,提高出版物的现实针对性,增强传播效果。但再好的精品,没有有效的发行,进不了对象国出版物市场,到不了对象国读者的手中,也产生不了作用。因此,要切实加强对外出版物的发行工作,创造各种方式,开拓各种途径,在积极完善、丰富对外发行渠道的同时,积极利用对象国有效发行渠道,扩大中国出版物的有效发行。首先要在增加发行数量上下工夫,要把中国出版物在国外的发行数量尽可能做足做大,让更多的外国读者接触到中国出版物,为他们提供选择的机会。其次要在增强发行有效性上做文章,对外出版是国家形象塑造工程,要充分利用政府的力量,动用必要的国外工作机制,向国外的公共图书馆、阅览室及人流比较集中的学校、研究机构开展包括赠阅在内的系统工作,努力扩大受众范围,争取更多的读者。

最后,要正确处理好传统出版发行与数字出版发行的关系。传统出版物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历经千年而不衰。许多历史出版物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文明的重要学问遗产,在学问传承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种建立在纸质阅读基础上的阅读习惯、阅读体验与阅读享受,还将长期存在下去,难以被其他介质完全取代。但纸媒出版物出版周期长、发行成本高的弊病也制约着其进一步大力发展。建立在数字出版物基础上的现代阅读媒介的迅速增加,对纸质出版发行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加强数字化出版发行已经成为出版界的大势所趋。数字出版物的关键是数字出版物的内容、品种、数量建设,要大力开发适应数字出版要求的新型出版物,满足现代读者特别是青年一代读者的阅读新要求。其次是基础出版发行平台的构建,现有的出版发行平台的主导权基本上都掌握在西方发达国家手里,这对大家对外出版发行构成了日益严峻的挑战。大家要加大技术攻关力度,加强自主常识产权产品的创新开发,同时要创造条件加强国产平台与世界主流出版发行平台的有效对接与应用。这当中,要切实把握住大家的出版物市场准入关与主导权,用大家的市场去换取对方的市场。再次是要加大数字出版产业规划与整合力度,集中资源、集中力量进行阵地建设,实施对象市场成片集中、连续开发计划,推出针对性较强的系列出版物,引导、吸引国内对外出版发行在相对时间内集中向目标市场投放,形成工作合力,放大中国声音,争取最佳效益与效应。最后是要统筹利用对外学问交流机会,扩大形象塑造效果。每年国内各部门、各地方都要在国外举行许多学问活动,如中国学问节、学问周等,大家要加强对这些活动的统筹协调,充分利用好相关契机,加强活动内容建设,增加中国出版物出版发行活动,以增加活动的集约化效果,提高活动的影响力,同时也通过这种系统化的出版与系列开拓使国外受众增强对中国的整体感知,避免零乱化、碎片化。

(编辑为中国外文局副局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